乐在清平-大宋的风雅文化,全在“词”里_晏殊

乐在清平|大宋的风雅文化,全在“词”里_晏殊
乐在清平|大宋的精致文明,全在“词”里 清平乐,是一种歌的曲调,原为唐教坊曲名,取用汉乐府“清乐”、“平乐”这两个乐调而命名,后也用作词牌名。 词,最早发生于唐代,又叫做“曲子词”,“词”是精约的称号。历代文人以此作为词牌名,或写归隐日子之趣,或写离别怀人之感,又或是触景生情,排解忧思。 三千富贵,看淡便是烟云,只留下一丝淡淡的情思。 大宋的精致文明,全在“词”里 “凡一代有一代之文学,楚之骚,汉之赋,六代之骈语,唐之诗,宋之词,元之曲,皆所谓一代之文学,而后世莫能继焉者也。此可谓一代有一代之文学。”(《宋元戏剧考》) ——王国维 词,便是宋代“标志”的“一代之文学”。 大宋的精致文明,全在这“词”里。 词,在唐末五代时期,风靡一时,发生了词人温庭筠、李后主、冯延巳等,并有录入500首著作的《花间集》。 可是,在宋代立国之初的五十年中,它却处于阻滞状况。直到宋真宗(第三任皇帝赵恒,在位22年)、宋仁宗(第四任皇帝赵祯,在位42年)的时分,宋词开端昌盛,出现出了晏殊、柳永、张先、欧阳修等很多耳熟能详的词人。 “词”在诞生之初,是一种与音乐相伴而发生的文学,词调便是音乐的符号。词调规则了“词”中长短句读和平仄四声。 写一首词须先创制或选用一个词调,然后依照它对字句声韵的要求填之。这样写出的歌词方能协音合律,能够歌唱。所以做词叫做填词,或称倚声。 “词”有许多种词调,每种词调都有其特定的称号——也便是词牌名。 每一词牌都说明晰它的来历和演化。每一词牌标有“定格”、“变格”等词格,并标明句读、平仄和韵位。词牌又附有一首或数首向来传诵的唐宋词人的著作作为例子。 以《清平乐》为例: 清平乐,又叫《忆萝月》、《醉春风》。 《宋史·乐志》入“大石调”,《金奁集》、《乐章集》并入“越调”。《尊前集》载有李白词四首,恐不可信。兹以李煜词为准。四十六字,前片四仄韵,后片三平韵。 词牌格局: (平)平(仄)仄。 (仄)仄平平仄。 (仄)仄(平)平平仄仄。 (仄)仄(平)平(仄)仄。 (平)平(仄)仄平平。 (平)平(仄)仄平平。 (仄)仄(平)平(仄)仄, (平)平(仄)仄平平。 平加括号,表明该字可平可仄。 词中的字,严厉说起来还应该考究四声,但后来词也逐步与音乐别离,不再能歌唱,四声的考究便也不那么严厉了,但平仄仍颇考究。 《清平乐》是宋人爱用的词调。 春日之和婉,秋日之清澈 有宋一代,词学大兴,经典之作历经数百年淘洗沉积,如明星灿烂。如柳永、晏殊、苏轼、李清照、辛弃疾、姜夔等,他们都是在中华词史上名耀千古的人物。 宋朝分为北宋和南宋两个阶段。因为在这两个阶段,国家和民族的境遇大不相同,所以,词的创造也出现出了不同面貌。 北宋一致我国后,经济的开展带动了城市的昌盛。词的创造和开展也习惯了城市文明日子的需求。在唐朝和五代时期,词的内容首要描绘男女爱情和闲愁离恨,而北宋初期的词无疑也承继了这种风格,大多描绘花月闲愁,风格宛转、清丽、纠缠,以体现闲情逸趣为主。 这一时期的代表人物是晏殊。 《宋史》本传载晏殊:“文章赡丽,应用不穷。尤工诗,娴雅有情思。”千年之后,真正为晏殊留下文名的,却是本薄薄的《珠玉词》。 清平乐 · 其一 红笺小字。 说尽平生意。 鸿雁在云鱼在水。 惆怅此情难寄。 斜阳独倚西楼。 遥山恰对帘钩。 人面不知何处, 绿波仍旧东流。 清平乐 · 其二 金风细细。 叶叶梧桐坠。 绿酒初尝人易醉。 一枕小窗浓睡。 紫薇朱槿花残。 斜阳却照阑干。 双燕欲归时节, 银屏昨晚微寒。 晏殊的词风确如珠玉,他的词沿用五代瑰丽词风,但风流藴藉、温润和婉,在闲适的笔触下,蕴涵深重的人生考虑。 他受“花间”词和南唐冯延巳影响,绝大部分著作的内容是表达男女之间的想念爱恋和离愁别恨。可是他写男女爱情,过滤了五代“花间”词所包括的轻佻艳冶的杂质,基调雍容弛缓,显得纯洁高雅,温润秀洁。 叶嘉莹赞其词“圆融安静之中,别有凄清之致,有春日之和婉,有秋日之清澈,而意向复极明显逼真”。 晏殊的词,后来编集为《珠玉词》。 浣溪沙 一曲新词酒一杯, 上一年气候旧亭台。 夕阳西下何时回? 无可奈何花落去, 似曾相识燕归来。 小园香径独徜徉。 这是晏殊《珠玉词》中的名篇之一,虽然是一首矮小的令词,但却为向来论者所注重,千百年来盛传不衰。 它言语圆转流,理解如话,意蕴却虚涵深广。全部心意都不曾说破,只在景象描绘中宛转和婉地披露。“味无量而炙愈出,钻弥坚而酌不竭”,是这首小词艺术魅力千古不衰的关键所在。惋惜的是,“似曾相识燕归来”却是枪手所作。 据清张宗橚(sù)《词林纪事》所述:“晏殊与江都尉王琪春晩漫步池上,晏谓王琪,曾得好句‘无可奈何花落去’,经年未曾属对。王琪乃应声而对‘似曾相识燕归来’。”晏殊大喜,便将此联先用于诗,后用于词中。而王琪亦由此得到升官。 蝶恋花 槛菊愁烟兰泣露, 罗幕轻寒, 燕子双飞去。 明月不谙离恨苦, 斜光到晓穿朱户。 昨晚西风凋碧树, 独上楼房, 望尽天边路。 欲寄彩笺兼尺素, 山长水阔知何处? 北宋史学家刘攽(bān)曾说:“元献尤喜冯延巳歌词,其所作也不减延巳。”这阕词乍看是写离别想念,接近于晚唐五代的“花间派”词风,和冯延巳闺怨愁思一类的体裁很像,但广阔高远的境地,却是远胜于冯延巳。全词情致深婉而又寥廓高远,深婉中见宛转,广远中有蕴涵,读来悲喜交集,不堪苍凉。 伤离哀绪仍旧还在,但悲凉的情感中却不带颓靡气味。 王国维《人世词话》云:“古今之成大工作、大学间者,必通过三种之境地,‘昨晚西风凋碧树,独上髙楼,望尽天边路’,此榜首境也。”本意是楼房骋望,不见所思,西风黄叶,山阔水长,案书何达?在王国维此句中解成,做学问成大工作者,首要要有固执的寻求,登高望远,瞰察途径,清晰方向,了解事物的概貌。此种境地虽不是词作者的乐意,但亦可引出悠悠远意。 图片来源于网络 版权属原作者一切, 如有侵权请联络删去